襄阳86岁高龄老中医说:“我将来死,就死在我的诊断桌上!”
原创文章    大华
  0
  0
  0
  09-10 19:54

热门

年过八旬的老人,仍在坚持工作,这在一般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。本市就有位86岁高龄的老中医,仍坚持坐诊看病、发挥光热。他不仅创下了本市坐诊医生中年龄最高的纪录,他看病的收入,也有着其他人想不到的大用途。

照片中这位白发花白、满脸皱纹的老人叫张光才,是襄州区中医院的一名老中医,今年已经86岁高龄。每个一、三、五的上午,只要张光才一坐诊,就有不少慕名而来的病人,排着队找他看病。

病人贾先生说:“我是早上坐车从泥咀卧龙镇过来的,听说张中医在这个医院时间比较长,看的病人也多,我说过来看下。”

据市卫健委统计,全市包括各县市区所有的公立医院,目前还在坐诊的医生中,张光才是年龄最大的。可张光才觉得年龄不是问题,只要他还耳聪目明,病人还需要他,他就能继续工作。

张光才说,他是襄州区张家集人,16岁起就跟着当地一位老中医学医。在跟师傅出诊时,遇到了一个危重病人,他的脉博已经成了死脉了。不出预料,当天下午以后就走了。这触动了他,使他对学医坚定起来。

后来,张光才发奋学习,成为了一名中医。1982年,原襄阳县筹建县级中医医院,张光才被任命为副院长,后来又被提拔为院长,前途一片光明。然而,谁也没想到,院长没当几年,张光才就主动辞去职务,非要当回一个普通医生。

张光才说,医生的主业就是治病救人,他用不着其他的光环加身,也不想为医学以外的事情分心。于是,张光才一直以普通医生的身份,干到退休。退休后,又接受了医院的返聘,一直工作至今。

医院副院长熊志恒说:“他心脏做过支架,但是一直坚持到现在。考虑到他的身体原因,每天给他限号15个人,但是每天的工作量,看病的人员,还在二三十个。”

张光才说:“病人来一趟很不容易,我不能不看。实在是看不完,挪到下午看,特别是外省的、外县的过来的,比如说湖南的、河南的或者武汉的。”

医院照顾张光才,给他限了号,但张光才总是自己加号,为了把时间留给病人,他就把自己喝水、上厕所的时间给省了。

熊志恒说:“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,他不喝水、少喝水,都是为了多为患者多服务,多看病人。”

在很多人看来,医生也是个收入不错的行业。当了一辈子医生,张光才按说经济条件应该相当不错。可出人意料的是,张光才和老伴至今住在一间只有三十多平米的简陋小屋里,家里的床、柜子等家具,也都是一用几十年,统统上了年纪。

张光才说:“我已经习惯了。粗茶淡饭随时济,这就满足了。”

张光才多年的收入,没有用来给自己买房、享受舒适的生活,他却在2014年,设立了“张光才助学奖励基金”,把自己返聘的收入拿出十万元,奖励考上一本大学的医院职工子女。

张光才说,他做这件事是受一条新闻的启发,有位退休老校长,自掏腰包奖励学校里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。而张光才也希望用奖学金,激励医院职工子女好好学习,尤其希望他们也能走上从医之路。如今在医院,很多子弟都把得到张光才奖学金,当成了一种荣誉。

2019年张光才助学金获得者樊子惜说:“这笔奖学金也是对我高中三年奋斗的另一种肯定方式,我之所会选择医学专业,不仅有家庭环境的影响,也有张爷爷的影响。在上高一时,就听说张爷爷的助学金,当时也非常期待拿到这笔助学金。”

樊子惜的父亲是医院职工,今年,他如愿考入河北医科大学。而六年来,已经有36名医院职工的子女,和樊子惜一样获得了“张光才助学奖励基金”。能对年轻人起到这种激励,在张光才看来,他的钱已经用在了刀刃上。

张光才的老伴儿黄秀清说:“ 人一生一世为了啥子呢?不光是为了钱,为国家,为人民服务。我是这样想的,我没的别的怨言。”

张光才说:“ 我有个想法,我将来死,就死在我的诊断桌上。所以,我一直坚持要看下去。”

通讯员:李波

襄阳广电全媒体记者:郭晶

编辑:杨振华 / 校对:刘澄芮

责编:姚城 / 审核:曾雄飞

快给朋友分享吧!
0人收藏
发布评论  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全部评论0条
最新/最热